内向型选手。

【马戏之王】Barnum/Phillip

我是个取标题废,所以干脆没标题…

注:Barnum和Phillip都是单身,不然怎么凑cp(。

再注:OOC是我的错,角色还是很可爱的!


Phillip正准备离开马戏团的时候,大雨倾盆而至。下雨本来没什么,但此刻Phillip的心情有些糟糕。

首先,他没带雨伞。

其次,戏团里其他人都先走了,没人可以借伞给他。

最重要的是,他约了P.T.在酒馆见面而他可不是个爱迟到的人。

「等等吧,也许一会儿雨就停了。」Phillip心里默默祈祷。

二十分钟过去了,雨势也没见小,此时已经超过约定的时间五分钟了。

「真见鬼!」要是给父母看到他这副急躁的模样,肯定免不了一顿指责“毫无礼仪”云云。

「这可得怪P.T.,谁让他一个人做甩手掌柜去了,把马戏团交给我搞得我焦头烂额的。」

自从Barnum说要去全国各地发掘新的机会和表演人士,Phillip快有两个月没见过他了。难得他回来纽约一趟,偏偏遇上了这场大雨把自己堵在这!

「但愿P.T.不会因为我迟到而认为我是个不靠谱的合伙人。」

虽然P.T.出发前十分放心地把马戏团交到了自己手上,可每次演出结束,Phillip总觉得那套红色的表演服还是穿在P.T.身上最好看,而且P.T.无论是唱歌还是跳舞都十分出彩。在此之前,很多时候Phillip就在观众席的一侧看着表演,然后眼光不自觉地就被舞台中央的男子灿烂的笑容给吸引,再也离不开。

「该死,怎么脑子里都是P.T.的样子?真是给忙晕了!」Phillip干脆坐在台阶上等雨停,刚坐下不久倦意袭来,伴着雨声靠在门柱上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Phillip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叫他,声音很熟悉,很温柔。

“Phillip,醒醒…怎么就在这睡着了呢?…Phillip……”

缓缓睁开眼,Phillip就看到一张英俊的脸庞,离自己很近很近,“噢,P.T.是你啊..,你怎么在——等等我睡着了?!你在这多久了?”

“别急,我刚到,”Barnum把还坐在地上的Phillip一把拉起,“我在酒馆一直没等着你,我想你可能在这就干脆过来找你了。”

“抱歉,我没带伞…让你等好久了吧?我…我本来想等雨停再过去的,没想到…没想到就睡着了……”Phillip有些不好意思,失约就算了,倚在门柱睡着还被人看到实在有失礼仪,何况对方还是P.T.,「糟糕透了」Phillip心想。

“也没多久,”Barnum摆摆手,觉得有些惊慌的Phillip挺可爱的,“这段时间辛苦你打理马戏团了,走吧,今晚我请客,好好犒劳你这位优秀的学徒!”说罢便撑开伞准备走出去,却不见人跟上来。

“Phillip?”Barnum回过身看还在后边的年轻人。

“这伞…我们两个大男人共用会不会有点小?”

“这有什么的,我们挤挤就好了。”Barnum笑笑,想也没想就伸出右手揽过Phillip的肩膀一齐走进雨里。

Phillip被Barnum的举动吓了一跳,他想甩开右肩上厚实的手掌,却又不好意思提出来,只好僵硬地走在一侧。Phillip越发觉得这伞更小了。

Barnum很快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怎么了?”话音刚落,想到刚刚Phillip似乎嫌这伞小,这么揽着他的肩膀俩人挤一块走起路确实有些不方便,右手便顺势往下搂住Phillip的腰往自己怀里靠,“这样走起来就没那么费劲了吧!”似乎没意识到这样的姿势两人看起来有多暧昧。

“噢呃…这…还行吧……”「不…这样太亲密了!不该这样的…」Phillip发誓自己的耳朵一定红了。

Barnum感到他有些局促,以为他是累了,“很快就到了,待会多吃点,再来上几杯酒放松放松。”说罢又把Phillip往自己怀里搂紧些,生怕这倦容疲惫的年轻人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

雨夜的曼哈顿,行人很少,除了雨落的声响和偶尔经过的脚步声,在这伞下安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呼吸。

Phillip靠在Barnum的怀里,感受着宽厚结实的胸膛传来的阵阵温热,有那么一刻他希望永远抵达不了酒馆,「或者这雨再大些困在路上也不错。」

可惜,没几分钟他们就到了,刚踏入屋檐Barnum便放开了Phillip,收起雨伞便进屋了。

Phillip没有跟进去,站在门外不禁苦笑,「我在期待什么?我不过是个“优秀且花费极高的学徒”罢了,谁会在乎一个学徒?噢…我简直就是个超级大傻瓜。」

“Phillip,想吃点什么?”没有得到回应的Barnum发现年轻人还杵在外边,透过门上的玻璃却看见那双好看的蓝色眼眸里此刻却暗沉下来、溢满了失望。

「这可一点也不合适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得做些什么来驱散对方眼中的灰霾。

Barnum大步迈出门外凑到了Phillip跟前,趁对方还没反应以来时抬手揽过他的脖子,将彼此的距离拉得更近。Phillip感受到Barnum的气息越逼越近,紧张得闭上了眼睛……Barnum的吻就这样落在了他的眼睫上,极其轻柔。

再睁开眼,Barnum见到Phillip眼眸里恢复了原有的光彩还透露着一丝惊喜觉得十分高兴,而Phillip则在Barnum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只有自己


——2018.02.07

作为一个词穷且文笔废的写作苦手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完全是靠萌cp的一腔鸡血在死撑。上次这么激动地写同人好像是几百年前的事了……以及我废话真的很多,请多担待(x

评论(8)
热度(67)

© 浅不见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