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向型选手。

【barlyle】失去

note:写作苦手如我,ooc和废话多都是我的错。
但是我爱他们。


当得知Phillip还在火场里时,Barnum能明显感觉自己脑子里“嗡!”的一声巨响,然而身体比大脑反应还要快,没做任何保护措施他就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浓烈的烟雾和高温让他有些睁不开眼睛,呼吸也开始困难起来,Barnum从未像这般心乱如麻,他无法想象如果失去Phillip会是怎样的沉痛,他必须尽快找到他
躲过好些砸落的火块,Barnum总算在一个角落里找了被浓烟呛晕的年轻人,身上有好几处烧伤。“Phillip,Phillip!”心疼地唤了几声,见火势愈大,Barnum索性横抱起年轻人,以最快的速度向外冲去,直到逃出火海才猛地栽到在地,即便如此双手仍护着怀里的年轻人,不让他多受一分疼痛。

虽然得到了及时治疗,但由于吸入过多的烟雾Phillip昏迷了好几天才醒过来。Barnum每天都来医院,一待几乎就是一整天,而此刻正趴在Phillip的床沿边睡着了,宽厚的手掌覆在他的右手上,手心传来有些高的温度,直抵心脏。

Phillip没有打扰熟睡的男人,脑海一点点回忆着失火当晚的事情。
当他在火场里被掉落的木梁砸晕时,他唯一能想到的是,他要让P.T.失望了。在最后一分意识消失前,他听到有人在叫他——他十分想念的声音——是临死前的幻觉吗?在被年长的男人抱起前,他彻底晕了过去。
原来不是幻觉,是P.T.救了他。
P.T.回来了。
可…现在他又该如何面对他?他把Barnum一手建立起的马戏团毁了,换作是自己也无法原谅的。
Phillip想抽回自己的手却拉扯了还未愈合的伤口,不禁疼得轻呼起来,惊醒了一旁的男人。
“嗯…Phil你醒了?谢天谢地!”Barnum声音里透着惊喜,意识到刚刚Phillip似乎叫了一声,又紧张起来,“伤口疼不疼?我去叫医生来!”
“不用…我没事,P.T.,我……”Phillip有些尴尬,没注意到Barnum对自己亲昵的称呼,“我…我很抱歉,关于马戏团…我…”此刻Phillip只觉得以往看过的书学过的词一个都用不上,有些自恼。
Barnum明白他想说什么,他捋了捋年轻人凌乱的头发,“Phil,没关系,博物馆没了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再来过。最重要的是你……”
“不…我想没有「我们」了…我会把之前的酬劳全部还给你,”Phillip没等他说完,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抱歉你看走眼了,我是个不及格的学徒,你还是另找高明吧,我让你失去了这么多,我真的很抱歉…”
“Phil,你这说的什么话?”Barnum凑近Phillip,轻捧住他的脸,Phillip能看见他瞳孔里的柔和,“我对自己的眼光有绝对的自信,你无疑是最优秀的学徒。确实一场大火让我失去了很多,可是…”Barnum亲了亲年轻人的额角,“还好,我没有失去你。”
我不能失去你。

评论(2)
热度(40)

© 浅不见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