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向型选手。

【barlyle】 You are mine

Notes:下午激情加场四刷的产物,写得比较粗糙请多担待~

OOC都是我的,麻烦这对快结婚(。


自从开始全国巡演,Barnum就有些后悔让Phillip接手ringmaster的位置了。不是因为Phillip表现得不好,相反,Phillip表现得太好了,好到什么程度呢?全国上至八十岁下至三岁的女性观众无论场内场外都疯狂地叫着Phillip的名字,演出结束更是将后门堵得里三层外三层,就为了能亲手给他送上鲜花和礼物。Barnum做ringmaster时可从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些,Phillip是他请来的,舞步也是他教的,怎么就没人来赞美一下他的高明远见呢?另外,那些礼物又不是什么稀世珍宝,Phillip非但从不拒收,居然还全都打包带走,每到一处都得买个新箱子装起来,就快装满一车厢了。

算了,这些不谈也罢,Barnum觉得最可气的是,Phillip因为演出和应付观众总是很晚才回到酒店,往往洗漱完倒头就睡,连和他打声招呼的时间都没有(没错,他们住一间房,当然——两张床),他太想念以前演出结束后和Phillip把酒言欢的日子了。

Barnum干完最后一杯酒,决定找个时间和Phillip好好谈谈他那“过于良好的”教养问题。

刚进屋,Barnum便知道Phillip已经睡下了,房间里只有一盏小小的夜灯亮着是为他晚归而留的,明明和他说过不用这么做,Phillip却是习惯了。Barnum凑前去见到床尾堆放着不少礼物,仔细看还有不少印着红色唇印的情书,心里便有些发闷,甚至想立刻叫醒Phillip当着他的面把那些信都扔垃圾桶去。然而当望向Phillip疲倦的面容,Barnum心底一软,又不舍得打扰他的睡眠,轻手轻脚地翻上床,借着自己身型高大十分容易地把熟睡的年轻人环抱在怀里,揉了揉他的发,却不禁轻唤对方的名字“Phillip...”

迷糊中Phillip感觉好像有人说话,困得睁不开眼的他呢喃了一句“...唔...P.T.是你吗?”Barnum下巴抵上他的前额,“Phil, you are mine.(你是我的。)”话音里满是温柔宠溺。

Phillip实在太困了,什么都没听清,只是感觉有什么很暖的东西包围着他,往前蹭了蹭随意支吾一声就又堕入梦乡了。

“晚安,my Phil。”


第二天Phillip是被热醒的,一睁眼发觉自己被Barnum搂在怀里,吓得本能一脚把Barnum踢下了床,冲着他一顿吼,“P.T.Barnum!你喝多了也别赖在我的床上睡觉啊!你的床就在旁边!”

摔下床的Barnum似乎一点也不觉得疼,反倒笑吟吟地又凑了过去,一把抱住Phillip,“什么你的我的,你都是我的!昨晚你自己可答应了哦~”

“我答应你什……”没等Phillip说完,Barnum对着他的唇迅速吻了上去,“嗯,与想象中一样软。”

“……PHINEAS TAYLOR BARNUM!你臭死了你知不知道?!!”Phillip随手抓过一个枕头朝着Barnum的脸拍了过去,却被他轻巧地躲过了。

“你这样真可爱,亲爱的Phil。”

Barnum发誓,他爱死Phillip这副生气又害羞得脸红的模样了。


END


PS:我本来脑洞的是“Barnum吃醋单方面宣布Phillip属于他”这样的情节,也不知道表达出来没……欢迎评论“鞭打”我这个写作苦手qwq

评论(7)
热度(73)

© 浅不见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