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向型选手。

【barlyle】三次Phillip加薪无果,一次他成功了

配对:P.T. Barnum/Phillip Carlyle,无差,清水
Notes:
1. 角色属于20世纪福克斯,OOC才是我的。
2. 与电影剧情有出入。



1
Phillip一直对于只有演出收益百分之十的酬劳十分不满意,如果说刚加入时提出的百分之十八有些强人所难,那现在他为Barnum和整个马戏团捎来英女王的表演邀请的好消息,足以成为他同Barnum谈加薪的筹码了。
“我不这么看,”Barnum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了,“为马戏团出谋献策本就是你的工作。”
“为这事我可没少动用一番家族的关系,本来加入你们就让我够呛的了!”Phillip很不甘心,哪怕多争取一点也好。
“这在最初你答应加入时就预见过的,right?”Barnum拍拍他的肩膀,露出一个标准的表演式灿烂笑容,“还有Phillip,是‘我们’,记住你现在也是马戏团的一员。光凭这点,作为老板的我可没理由给你加薪。”踏出办公室前Barnum还向Phillip眨了眨眼,“继续努力吧,我可爱的学徒。”收获Phillip一记超大白眼,满意地转身去张罗前往大不列颠的事情。
「仗着自己好看的狡猾商人!」Phillip Carlyle第一次加薪失败。

2
在白金汉宫的演出很成功,除了维多利亚女王的笑点很让人摸不着头脑还得跟着一块儿假笑以外,绝大多数时候都在掌控之中。
不,也有意外的,比如Jenny Lind小姐的出现以及Barnum对她产生的极大兴趣。从Barnum在Lind小姐面前毫不自谦地夸夸其谈,还时不时用手肘轻碰示意让Phillip对他“适度地赞美”,到最后Barnum抛出橄榄枝——20%的门票收入作为Lind小姐在纽约演唱的报酬。「这回倒是挺大方的。」年轻的Carlyle先生一声不吭地喝完了手里的香槟,不再参与这场谈话。
纽约上流社会对“瑞典夜莺”的演唱盛赞不绝,Barnum如愿以偿地证明了他的眼光和能力。庆功宴的觥筹交错和Barnum趾高气扬的模样一时之间让Phillip很不适应,刚走出露台透透气,Barnum却跟了上来。
“Phillip,你看到了吗?Lind小姐的演唱把曾经对我们评头论足的自大家伙感动得心服口服!我得好好感谢你,如果没有你介绍,我可能就得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了,当然演出能成功举办也有你的功劳,我们得为此好好干一杯!”话语里尽显兴奋和激动,Phillip却毫无心思与他共享这些喜悦,“喝酒我可以随时奉陪,Mr. Barnum,但不是现在。既然你对我的工作如此满意,相比起口头的赞誉我会更喜欢实际的奖励,比如多多益善的工资,你看怎么样?”
Barnum刚举起的酒杯停在了半空,笑容也有些僵硬,换上颇有些教育意味的口吻,“年轻人,得学会沉住气,急于邀功领赏可不是成熟的表现,”随即又恢复自在得意的状态,“但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老板,不如放你几天假补偿你最近的辛劳,我知道哪里有个不错的度假庄园,我们可以一起去,美酒佳肴多惬意啊——噢,还可以邀请Lind小姐一起。”
Phillip夺过Barnum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既然是我的假期,我想我能说了算的,休息日还要同成天共事的人相见绝对不是放松的好建议,Barnum。”Phillip将酒杯很不客气地还给他,会场里的热闹气氛和渗进血管的酒精让他有些无法呼吸,没管Barnum脸上有些错愕的表情,几乎是快步逃离了这场宴会。

3
在家里缓了几天,责任心催使Phillip又回到马戏团继续上班,刚进门差点就撞上了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团长先生。
“你要带Lind小姐去全国巡演这件事为什么不先和我商量?而且,演出是需要先预付很多钱的,你哪来的资金?”Barnum突如其来的计划让Phillip措手不及。
“你这不是休假吗?本来就打算等你回来再告诉你的。至于资金,我向银行贷了一大笔钱,绝对够花。”Barnum没有停下脚步,Phillip得加快步伐才能跟上,“贷款是要还的,你至少得开到第40场演出才能开始盈利。”
“准确的说是第41场。放心,我肯定能赚回来的!”
Phillip有些粗暴地拉住Barnum的手臂强迫他停下来,抬高了声音,“你的注意力已经完全不在马戏团上了!观众花钱是冲你来的,没有你的奇思异想和新花样,客源在流失,还有那些抗议者甚至跑进场馆里搞破坏。你可是这里的团长啊,怎么能不管不顾!”
Barnum耸肩,“这不是还有你在吗?从今天起你就是代理团长了,你上场的话观众们也会喜欢的。至于那些闹事的,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好好干,Phillip,我相信你。”说罢拎起箱子上了马车,把马戏团的一切和Phillip留在了身后。
“Mr. Barnum放弃我们了是吗?马戏团会解散吗?”躲在门后的团员们把他俩的对话听得真真切切,几个较为年轻的成员甚至难过得哽咽起来。
“抱歉,他只是去巡演了,我想很快就回来。这里…不会有任何变动。”Phillip自己也无法相信这番话。
“Mr. Carlyle,你…会继续留在这的对吗?作为代理团长?”
“……当然,我也是马戏团的一员。”Phillip攥紧拳头,望着马车远去的方向,不禁苦笑,「刚刚应该趁机要求加薪的,P.T.这次绝对是你欠我的。」

4
Phillip接下代理团长一职的那天起,无论是设计表演、宣传推广还是平衡财务开支、给团员们加油打气……他都事无巨细地尽力照料着马戏团,没给自己一刻休闲的时间。成员们为Phillip的付出感动雀跃,打心里认可这个年轻有才的代理团长,Phillip也为能融入这个大家庭高兴。然而事态发展还是超出了他的控制,一场演出后马戏团众人和街头混混打得不可开交,等Phillip反应过来时马戏团已成一片火海。人群里有人惊呼“Anne还在里面!”时,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冲进了火场,四处巡视却不见Anne的踪影,浓烈的黑烟被吸入在肺里翻滚,意识逐渐模糊,在身体倒下的前一秒他决定,要是Barnum回来他一定不会放过他……如果他能活着的话。

令Phillip意外的是,刚醒来就对上了Barnum的眼睛,他看上去很糟糕,头发凌乱散落,眼眶很红像是哭过……「等等?Barnum可能哭吗?」Phillip有些恍惚,甚至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醒了过来,“你怎么在...”“你醒来没事就好…要是你出事了我大概这辈子都得在忏悔中度过了。”Barnum的话很莫名其妙,伤口隐隐作痛和袭来的困顿感让Phillip无暇注意当中含有的疼惜和柔和,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以后再和Barnum算账吧。」
重建马戏团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恐怕全美不会再有银行会蠢到借钱给了。抱歉,我又要让大家失望了。”Phillip第一次见到这样失意的Barnum,是时候该他说点什么了。“幸好我有百分之十的报酬,我们可以拿这笔钱另起炉灶。”
Barnum摇了摇头,“不Phillip,我不能要你的钱。抱歉,我已经亏欠你这么多了…钱我会想办法的。”
“P.T.这不是给你的,这是给马戏团的,我也是马戏团的一员,你‘教’我的记得吗?”Barnum眼里似乎闪烁了一下,Phillip为自己终于在他那扳回一城窃喜,“不过我是有条件的,”略微停顿,Barnum不由得跟着屏住了呼吸,“这一次,五五分成。”Phillip扬着眉毛伸出右手,“Partners?”
Barnum却半晌未给出回应,“P.T.?”Phillip皱眉,这种时候还要计较利益得失吗?如果真是这样,他真的是看错人了,这提议就显得有些自作多情了。
正当Phillip考虑着是否要收回时,Barnum一番思想挣扎后总算缓缓开口了,“Phillip,你确定要这样做吗?我是说…我承认之前为了一些虚无的头衔和名利表现得有些混蛋,我辜负了大家的信任甚至…”平日里巧舌如簧的Barnum有些语塞,做了几个深呼吸才继续说下去,“甚至…伤害了你,我真的很抱歉。”
这是Barnum今天说的第三句“抱歉”了太不寻常了。
「为什么要抱歉呢?」
「也许他不想再与我合作了。」
「…该不是在作最后的道别吧?我到底只是另一个噱头罢了。」
“Mr. Barnum,你找上我的时候,我就很清楚我在为谁工作,以及可能要承担的风险。关于这次火灾,该抱歉的是我才对。”Phillip尽量让自己听上去情绪平稳、克制,可对Barnum话语之间的种种猜测早已扰得他烦躁不安。“既然你不愿意接受我出资重组马戏团的建议,也请你收下这笔钱当作我对你的损失的一种补偿好了。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吧。”
“什么?不,Phillip你误会了!”Barnum瞪大了眼睛,“我不是要终止我们的合作关系,相反,我始终觉得你能加入是我的幸运!只是我不确定在经过这些事以后,你是否还能相信我…”声音里出现了与Barnum性格不相符的不自信,“…马戏团不能没有你,我也不能没有你。”
“P.T.如果我不相信你,就不会提出刚刚的建议了。正是因为你,我才能体验到人生乐趣所在。”Barnum的这番话让Phillip有些释怀,他再次伸出右手,换上一贯温和的笑容,“那么按我说的,五五分成?还是好搭档?”
“至于这个…我有更好的建议,”Barnum握住他的手将Phillip拉进怀里,在他耳畔低语“如果你愿意做我生活里的搭档(partner in my life,即配偶),我不介意把我的一切都给你。Will you, dear Phillip?”
毫无预料的发展,Phillip却没有犹豫,只是环抱住男人的脖颈,“Yes, I do.”
第四次Phillip成功了,而这次他得到的比那百分之十还要多得多。

END



ps:在我脑子快干涸的时候,今晚八刷后还是决定搞出这一篇来,毕竟我爱他们。尽力在赶了,也没赶上情人节的末班车,大失败……有些粗糙,希望大家喜欢(比心)

评论(25)
热度(104)

© 浅不见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