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向型选手。

【barlyle】Nightmare(短,一发完)

配对:P.T.Barnum/Phillip Carlyle,无差

Notes:1. 角色不属于我,OOC才是。
2. 一篇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却卡了我几天的清水,写得不好请尽情鞭挞。

以下正文:

“我做了一个噩梦。”
Phillip避开Barnum关切的眼神,仰起头咽下一口烈酒,任凭酒精的辛辣冲击感官,这可比梦魇带来的不安感强多了。
Barnum皱眉,“什么噩梦让你必须得这样喝酒来缓解?”不满地夺过他手里的酒瓶,阻止他买醉的意图。
Phillip耸耸肩,绕过吧台从酒柜里抽出一瓶威士忌给自己满上,一饮而尽后有些放空地望着酒杯,片刻才淡淡地应了一句与问题无关的回答,“我被家族逐出门了”,就像在谈论天气或者其他什么无关紧要的话题一般平常,然后又自顾倒起酒来。
“…别喝了,Phillip。”Barnum实在看不惯他沉浸酒精的颓丧,一把将他拉出吧台,直勾勾地看着那双空洞无神的灰蓝眼眸,胸口有些发紧。他曾许诺他挣脱牢笼的自由和欢愉,却低估了他背后用尽一切名誉来抵换的代价。Barnum轻叹,“如果有什么我能做的…你知道,我一直在这。”
Phillip摆摆手,“没什么,这是迟早的事,那个地方不回也罢。”酒精在血管里燥热起来,折磨了他好几晚的梦魇在脑海里反复浮现,撕扯他的思绪,“我可算摆脱他们了。”他扯出一个有些惨淡的笑容,反倒安慰起Barnum。
“可现在你并不快乐。”Barnum毫不客气地戳穿了Phillip苍白无力的回应,这让他回想起第一次与Phillip在酒馆对话的场景。他抛出了自由的橄榄枝,毫无缘由地就是想拉拢这个年轻人,向他展示马戏团光怪陆离的世界,然后如愿以偿地用烁光抹去了他瞳孔里的阴霾。
这才是他要给Phillip的魔法。
Barnum疼惜地轻抚上他的脸颊,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再温和些,“Phil,把你担忧的都告诉我,好吗?”
也许是酒精终于吞噬了他的全部理智,也许是右颊上对方指尖传来的温度过于滚烫,Phillip还来不及与脑海里盘踞叫嚣的浑噩做抵抗,便幽幽地吐了一句——
“我梦见你弃我而去,而我无家可归。”
脸侧的指尖略微颤动,下一秒手便缩了回去,Phillip能感觉他的心脏像是被什么重锤了一下。当他转身准备用更烈的酒液冲缓这种疼痛时,Barnum的右手却紧扣上他的左手,不由分说地拉着他往外走,“Phil,走吧。”
“去哪?”
Barnum偏过头,低沉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坚定。
“跟我回家。”



END

评论(2)
热度(61)

© 浅不见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