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向型选手。

【Barlyle 】Miracle (1-3)

配对:P.T. Barnum/Phillip Carlyle,斜线无意义,反正清水


重要的Notes:

1. 此文灵感来自微博某位小姐姐发的恋爱故事,http://fx.weico.cc/share/17065058.html?weibo_id=4208060106318229,非常甜。

2. 纯恋爱向,所以OOC瞩目。

3. 有OMC,助攻作用。

4. 没写完,卡在第三节末了,有空再补。


以下正文:

(一)

Barnum第一次见到Carlyle,是在两人相识的三个月前的某一场酒会。彼时Barnum的马戏团已在纽约小有名声,他也凭此大赚一把。在富家千金兼童年好友Charity的帮助下,他开始出入上流社会的一些社交场合,期以获得权贵的青睐。

觥筹交错间,Barnum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一位英俊的年轻人身上。

“Charity,那边的年轻人是谁?”

“Phillip Carlyle,戏剧作家,听说他上一部戏剧在伦敦很火。”

“哦?”

“怎么?你也对戏剧感兴趣了?”

“只是疑惑这样的年轻人能写出什么样的剧本罢了,怎么看他都和这不算搭调。”Barnum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这位Carlyle先生,但也没有同往常一样主动上前结交攀谈,只是如同收藏家小心翼翼对待稀世藏品那样远远观察着、欣赏着。Carlyle站在名媛贵妇旁,保持着妥帖得当的举止礼仪,时不时说些什么逗乐女士们,然而一些小动作却将他和周遭享受酒席的其他人明显地区分开来,比如手里接连空杯的香槟,比如谈笑附和后微皱的眉头,比如不经意在灰蓝眼眸里闪过的阴郁——不得不说,他的眼睛有如宝石的瑰丽和银河的深邃,一不留神让人沉溺。

自认阅历丰富的Barnum,从未曾想自己有一天会因为一双星眸而动心,一向对戏剧无感的他第二天还拉上Charity去看了Carlyle的戏剧,只为在谢幕时能看一眼上台的制作人,悸动难抑的情绪连身边的好友都不禁好笑,“矜持点,Phin。何不找人为你引见一下呢?”

Barnum忽然严肃起来,“不,还不是时候。现在最好是保持距离,总有一天我会认识他的,相信我,那天不会太久。”

接下来的日子里,马戏团的演出愈发风生水起,作为团长Barnum也是连轴转忙得不停,可只要得空他都会去剧院门口转一转,希冀见上一眼那抹灰蓝,仿佛这样便能拂去他的劳累疲倦。

渐渐地,来剧院观看的人数少了,Carlyle的身影更是难捕捉,偶尔一次出现也是带着微醺的姿态,郁郁不欢的神情让Barnum疼惜,“要是他能来看马戏团的演出,我一定能让他快乐起来。”

没过多久,某场演出结束后,Barnum惊喜地在观众席上发现了来看演出的Phillip Carlyle先生;更令他喜出望外的是,这位出身云端的贵公子竟主动上来和他搭话。


(二)

Phillip Carlyle这几个月过得并不好。

先是新剧被报社批得一无是处,“黔驴技穷”“江郎才尽”等是他没少听到的评论;接着父母亲开始关心起他的人生大事,为他轮番安排了同各大家族的千金相亲;还有空闲之余必须参加的无聊透顶的酒会宴席,同不相熟的人假惺惺地谈天说地。他快要在这些阶层的条条框框中喘不过气了,借酒浇愁成了他唯一能想到的逃避出口。

流连于城中大大小小的酒馆,时不时总能听到有人在热烈议论着Barnum马戏团,有人对精彩纷呈的演出连连称赞,也有人咬牙切齿地辱骂着当中怪异的表演者,连家中的女佣都私下谈论起“马戏团那位英朗的团长先生”,而剧评家更是不吝啬笔墨地对这位Barnum先生及其奇异的表演大肆谴责——这可比评判他的那篇犀利多了。

酒友之一的Thomas走近他时,Phillip正阅读着关于Barnum的马戏团最新的剧评,尽管他立刻就翻页试图掩藏,Thomas还是瞥到了那则报道。他一只手搭上了Phillip的肩膀,凑近咧开嘴笑,“难道你也对那个马戏团感兴趣?”

“不,”Phillip摆手,“只是偶然翻到罢了,谁要去看这种不入流的演出…”

“嘿,我可没说你要去看演出啊。”Thomas笑吟吟地又凑近了几分,“不过我偷偷去看过,确实奇妙精彩。如果你想去看的话,我可以搞到票。”Thomas向来是个不太守规矩的花花公子,对那套繁缛礼节更是嗤之以鼻,Phillip对他去看表演这事倒是不诧异。“我还见过Barnum本人,哇噢那家伙,真的太神奇了,我觉得你会喜欢他的!也许能为你的剧本激发点新灵感呢!”

如果说马戏团本身争议性的表演早已引起Phillip的猎奇心,那么Thomas对Barnum的高度评价则足以驱使他付出行动去亲身体验一把,最主要的是,他想见识一下这位传说中的“诈骗师”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三)

第二天Thomas便捎来了当晚的门票,并保证“位置视角绝佳且不易被人注意”。此刻等待在座位上的Phillip纠结起来,这不是他该来的地方,散落地面的花生壳、嘈杂的人声还有浑浊的空气,万一被家族里什么人知道他出现在这,可就有他头疼的时候了。所幸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留意到他这个偏僻的角落,就在Phillip暗自感谢起损友难得的言出必行的时候,忽地一束明亮的聚光灯照亮了中央舞台,吸引了观众们的注意力,纷杂的环境霎时安静了不少,Phillip也不自觉屏息期待着即将开始的演出。

「woah——woah——」

震耳欲聋的音乐毫无预警地炸了开来。

「woah——woah——」

各色各样的表演者跳着舞进场,还有大象和马,这样新奇大胆的场面是Phillip没见过的,他感到兴奋,目光紧紧锁在了舞台,那个核心的人物还没出现——他从未见过那个人,但他就是知道。

「Ladies and gents this is the moment you've waited for.」

一个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瞬间抓住了Phillip的所有注意力。

「Been searching in the dark, your sweat soaking through the floor.」

一个短暂的停顿,Phillip的心就像被什么揪了起来,眼睛飞快地在舞台搜寻着这把声音的主人。

「And buried in your bones there's an ache that you can't ignore.

Taking your breath, stealing your mind.

And all that was real is left behind.」

慵懒撩人的尾音让Phillip身体紧绷,几束灯踩着鼓点朝舞台一侧打了过去,他怔怔地盯着光源聚集的地方出现了一名身着红色燕尾服、自如挥舞手杖的英俊男人,高礼帽上镶刻的“King of humbug”和袖口处金线刺绣的字母“B”高调地宣示他的身份,是他在唱歌,他是——

“Barnum。”Phillip不由地唤出了他的名字。


「…this is the greatest show!」一曲终了,掌声雷动。Phillip呆坐在位置上,激昂澎湃的演出让他一时失了神,迭起的欢呼声像是被时间静止隔绝,一片空白里他只听得见自己心脏怦怦直跳的回音,片刻才从停顿的思绪中缓了过来,目光越过层层人群,灯火辉煌下那抹鲜活的红色映在他蓝色的瞳孔里似火炽烈,那个人像是会施展魔法的男巫,手杖就是他的魔杖,每一次跳跃、每一句领唱还有那灿烂的笑容,都是他施于观众快乐的咒语,同时也击中了Phillip,久违的愉悦在全身活络起来,微妙的情感在升腾,他凝视着Barnum不自觉勾起嘴角——不可思议——那个人,和他呈现的奇迹。

再精彩的演出也有结束的时候,Barnum从后台出来欢送观众,一个抬头,Phillip意外地对上了他的眼睛,一双神采飞扬的琥珀色眼睛。细微的电流感在大脑里划过,Phillip面上发烫,坐在位置上无法动弹。

也许是他仍处于演出的震撼之中,也许是那个人真的施展了什么魔法,Phillip无法解释,总之人群散去全场只剩他一个观众的时候,他做出了一个自认荒唐的决定——他径直向“奇迹”走了过去。


TBC.


评论(2)
热度(50)

© 浅不见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