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向型选手。

【Barlyle】Miracle (4)

配对:P.T. Barnum/Phillip Carlyle,斜线无意义,反正清水

(1-3)节戳此


(四)

Barnum从未考虑过Carlyle会主动来看表演的事,即使不少权贵的年轻人卯足了好奇心暗地溜进来看,但Carlyle不属于他们那类人,他也许听说过他,但绝不会屈尊来此。当他偶然地抬头撞见了那双他挂念的星眸,Barnum确实倍感惊喜。也许Carlyle不是他所想的高不可攀,也许是什么人推荐他来的……无论缘由是什么,当看着他朝自己走来时,Barnum在大脑里飞速回顾着今晚演出的细节:环节有无纰漏、团员们的表现是否稳定、自己舞蹈歌唱部分是否完美等等全部确认一番后,他挺直身子展露最自信的笑容,迎接刚刚好来到他面前的Phillip Carlyle。

“晚上好,Barnum先生,我是Phillip Carlyle。”温和的声音,始终保持距离感,Carlyle家的良好教养尽显,可Barnum没有错过他放松和满足的神情,“今晚的演出令人耳目一新,你很……我是说,你和你的马戏团很…与众不同(unusual)。

“Barnum理所当然地把这种评价当作一种褒奖,中间的停顿和有些赧然启口的样子他更是认定Carlyle对他印象很好。”谢谢你,Carlyle先生,能给你带去快乐是我的荣幸。“Barnum忍不住勾出更大的笑容,”我听说过你,你是一名剧作家对吗?事实上我几个月前还看过你的戏剧。“这事没什么可隐瞒的,除了他去看剧的真实目的。

"…是吗?"Carlyle换上有些冷淡的口吻,”如果你要退票,应该找剧院前台,不过现在有些迟了。“

“不是的,”没想到Carlyle误会了他的意图,Barnum急于给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我只是好奇同样是表演,戏剧从不缺乏拥趸,而我得为了马戏团的售票费尽心思,这不过是一次商业探索罢了。”

“若是这样,Barnum先生,我想你选错了实验对象。”Carlyle不满地披上手里的外套,微微欠身,“多有打扰,告辞了。”“等等,Carlyle先生。”Barnum望着背过去的身影不免着急,他不甘心与Carlyle的关系止步于此,他们连朋友都不算,甚至连话都没好好说上几句…忽地一个绝妙的主意闪现,“不介意的话,我能请你喝杯酒吗?”Barnum向回头的年轻人抛出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明亮笑颜,难得的契机他绝不能放过。




“威士忌。”

“和他一样”。Barnum挨着Carlyle坐下,酒保很快就把酒送到两人面前,两人即一饮而尽。这时的酒馆只剩他们两个客人,安静冷清,Barnum主动打破了这种僵硬的气氛。“容许我过问一句,Carlyle先生怎么会来马戏团看演出?”

“你和你的马戏团的名声已经传开了,加上我的朋友Thomas Walker先生的大力推荐,你应该见过他,他擅自认为这对我的剧本创作有帮助。”最后那句似乎有些不领情的意味。

Barnum在记忆里搜寻这个名字,确实有那么一位有些玩世不恭的叫Walker的年轻人同他聊过几句,暗自感谢起这种机缘巧合下把Carlyle带到他面前。“我得说Walker先生很有眼光。”

“Barnum先生,你请我来这喝酒不只是为了做观众回访的吧?”又一杯威士忌下肚,Carlyle不解地望向Barnum。

聪明,敏锐,Barnum对右手边的年轻人又多了几分好感。“当然不。”吞下酒液,Barnum侧过身面对着Carlyle,“关于刚刚我去看你的剧作一事,其实我还隐瞒了一部分内容。”

有关戏剧的话题再一次被摆上台面,成功吸引了剧作家的注意,他转过身眉头紧锁盯着Barnum,“你想说什么?”语气不太友好,Barnum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你瞧,我也想搞上流社会那一套,吸引名流权贵的眼球,让他们主动来看我的演出,认可我的成就。”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他们有多挑剔难缠甚至让人窒息。”Carlyle咽下烈酒嘲讽地回应着Barnum,后者耸耸肩,“然后我看了你的作品,老实说我不太懂得欣赏戏剧,抱歉这么说会让你不高兴。”Barnum无视了对面散发的一丝怒气,自顾地继续,“虽然过程不算享受,我仍然注意到了一些细节,最后我有了意外收获。”故意把话收在这,Barnum随手拾起吧台的花生米抛进嘴里,余光瞥到对方露出好奇的表情,才满意地开口,“那就是你,Carlyle先生。”

“我想邀请你加入我的马戏团,和我一起发展壮大这份演艺事业(show business)。”

“演艺事业?我从来没听过这个词。”Carlyle更困惑了,“还有,为什么是我?”

“这是我刚想到的新词,十分适合,不是吗?”Barnum得意起来,“毫无疑问,你十分有才华,但不该被局限在戏剧那种了无新意的地方,马戏团有更宽广的舞台给你施展和发挥,这点我可以保证。你我要是合作,必能把马戏团搞得更有声有色。”

“你是认真的?Barnum先生,我不可能加入马戏团的。”

“为什么?总得给我个理由吧?”Carlyle的直接回绝倒是在Barnum意料之中,如果很顺利就能拉拢他过来那才有鬼呢。

“我没有冒犯的意思,但你要知道,光是和你扯上关系对我的声誉会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你这个想法太疯狂了。”

“如果这很疯狂,那活得再疯狂些又何妨?(If it's crazy, then live a little crazy.)”Barnum猛地一把扳过Carlyle的身子按住他的左肩,迫使他和他面对面,身体前倾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毫不费劲地在对方放大的瞳孔里找到自己,他有那么一刻极度希冀时间就此停住,这样他就能永远留在这澄澈的明眸之中。

然而理智无情地把他拉回现实,满足于此不是他的风格,他要得更多——Barnum朝受到惊吓的年轻人眨眨眼,该发起”进攻“了。


TBC.



我的文字生产力远不及脑洞产生来得有效率,虽然barlyle热度下来了,但我还是会继续的,爱他们!>3

祝大家白色情人节快乐w



评论
热度(27)

© 浅不见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