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向型选手。

【Barlyle】Miracle (5)

(1-3)  (4)


(五)

“If it's crazy, then live a little crazy.” Phillip还没在大脑里消化这句话的涵义,就被Barnum倏然动作吓了一跳。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Phillip瞪大眼睛盯着近在咫尺的马戏团长,他甚至能感受到对方鼻息呼出的微热,心里不禁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大叫后悔:如果他没有来看表演,如果他没有上前主动对话,如果他没有应声回头——该死!这个“诈骗师”连笑起来都像是某种高明的骗术——那他现在就不会在一个小酒馆里和“罪魁祸首”上演大眼瞪小眼的戏码,而对面琥珀色瞳孔里闪灼着热烈诚挚的光芒更是让他挪不开眼,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下意识屏住呼吸却导致脸上一点点涨红起来,Phillip完全可以想象现在他这副模样有多滑稽。不,这一切太荒唐了,他得从这失控的状况中脱身出来。

Phillip干咳一声打破了两人间诡异的尴尬,“Barnum先生,我很确定疯狂不是我擅长的领域。”小心地推开搭在肩上的手,再适当地拉开两人间的距离,Phillip总算呼吸到几口新鲜空气。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合适?”年长的男人又靠前上来为Phillip斟了一杯,伸长手臂搭上了他的肩膀,“一层不变的枯燥生活和光怪陆离的冒险世界之间,难道不是后者更值得向往吗?聪明如你一定清楚答案。”肩上力道重了几分,男人压下身子凑近耳侧,“摆脱那些缠绕的枷锁,活得像我一样自在多好啊,我会给你展示另一个全新的、绝妙的世界。”低沉的声线在耳畔荡开,夹杂着威士忌和烟草残余的味道,钻入Phillip的脑海里引起一阵酥麻,微妙且无法抗拒,同时,意味危险。

拿起酒杯迅速饮下,冰凉的酒水给渐高的体温带去一丝凉快,Phillip也抓回了部分思绪。“先生,你和你的马戏团所做的事情令人敬佩,这点毋庸置疑。”趁着肩上力量些微的松懈,Phillip跳下高脚凳远离吧台,跨步迈向门口,“不过我要纠正你一点,我对现状尚感满足,也不想作出什么改变,至于你口中的‘另一个世界’我更是不感兴趣,还是把它留给你自己感受吧。”Phillip尽量背对着Barnum给自己穿上大衣,然而手却笨拙地怎么也系不好围巾——都怪该死的酒精——胡乱戴上帽子作势要离开,天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狼狈。

还未推开酒馆的门,身后却传来零乱的几个钢琴音符和不成曲子的哼唱,除了那位“骗术之王”还能有谁呢?明知道他定能抛出一个接一个的花招就为了让自己答应与其合作,Phillip仍赌气似的转过身去,就这么走了倒显得他有落荒而逃之嫌,可心里最清楚,他到底还是被Barnum的花招给迷住了。

“你还想怎么样?”

蹩脚的弹奏者合上琴盖单手托腮望向Phillip,“Carlyle先生,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要不是眼神里的无辜伪装得有些过头,Phillip也许真的会认为他是很认真地向他提问。“当你说满足现状时,你是真心的?成日玩乐、迷失于灯红酒绿之中,就这样终老一生,这是你渴望的生活?”简单的问句精准地扼住了Phillip的喉咙,他急于吼出一个否定的回答,然而身体里流淌的血液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他记住自己的身份,他不能。愤懑溢满了胸腔,Phillip攫过琴上的酒咽下,“如果我和你合作,我会沦为家族的耻辱、沦为纽约人口中另一个笑柄!”把酒杯丢给Barnum,Phillip气急败坏地回应着。

“毫无疑问你付出的代价会很大,”Barnum的口吻听起来像是讨论天气一样轻松,“但可以换来更鲜活自如的生活,不再困于禁锢的牢笼中,少一些顾忌、多一些笑容,治愈你的不安和痛楚,你得到的会比失去的更多。”Phillip后退了几步,他为这近乎无情的直言恼怒,又为心中郁结被一语破的而惊慌,这回他真的想要逃了。

“最重要的是,我能带给你自由。”

轻声的话语在不大的酒馆里很清晰,柔和的语气和简短的词句反倒成了最尖锐的兵器直击Phillip的大脑和心脏,让他无法动弹,理智溃不成军。

自由——真是个遥远而陌生的词汇。

上一次体会到真正的自由大概要追溯到孩童时代了吧,在被送去精英学校之前?不,还要更早,应该是那一次他偷溜去海边玩耍,在柔软的沙滩上打滚、与扑腾的海浪嬉戏,像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尽情欢乐——直到他被找来的仆人带回家,被父亲狠狠地甩了两个巴掌,他便被关禁闭一周,随之封锁的还有他少年的天真烂漫,和自由的心。此后,Phillip Carlyle只是一具顶着乖巧听话、循规蹈矩的家族少爷的皮囊。

而现在,一个今晚才认识的男人却轻易地在他小心翼翼维护的这身外衣上撕开了一道口,径直往干涸的躯壳里灌入“自由”的泉水,透彻心扉。这位“欺诈师”到底是有多么狂妄自大才能这般恣意妄为,才能说出这番极不负责任的话来。

可偏偏,Phillip动摇了。那两个字眼经由对方说出来像是有无限磁力将他吸引,他仿佛置身于空中摇荡的飞人,焦灼不安地伸出手,迟迟无力跳向对面荡来的绳索,害怕一失手他就会掉入无底的深渊。Phillip抬眼无助地望向四周,试图从凌乱的思绪中抽离回到现实,却毫无准备地撞进了Barnum投来坚定的眼色。

“钥匙就在这,so tell me do you wanna go?”

他终究还是闭着眼向前跃了出去,没有坠落和伤痛,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沉稳有力的手将他牢牢接住,Phillip想,这可能是上帝赠予他的神迹。


TBC.


应该没人看了吧...想坑(x



评论(2)
热度(25)

© 浅不见底 | Powered by LOFTER